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马工作室

W0RKSHOP 这里是一个天天有新内容的图文并茂的综合性博客

 
 
 

日志

 
 

证监会主席两会“首秀” 表现出乎意外  

2016-03-17 15:31: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到证监会上任22天,还没满月,但我深感责任重大,而且越来越重。”

在这个政知圈亲自体验的会场,刘士余说话中的幽默感使得笑声不时传来。

3月12日下午4点15分,新任证监会主席在全国人大新闻发布会上这样开始了他的第一次答记者问。

与他同时直面记者的还有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和保监会主席项俊波,政知圈注意到,刘士余是三人中唯一佩戴红领带的一位。

两会记者会,无疑是这一“火山口上”职位的继任者最好的发声平台。在股市备受关注的当下,继任者的一言一行都备受关注。

刘士余先是谨慎的进行了一项澄清,“大家可能都记得3月8号那一天有一个传说”。这个传说的内容是刘士余希望大家都买股票、希望大家都不要卖股票。他澄清道,自己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天在香港团说的是“作为证监会主席,我不能建议大家买股票,但我更不能建议大家卖股票”。

说完,他不忘自嘲,“也许是‘乡音未改鬓毛衰’,乡音难改,我的口音太重了点,今天我会更准确地发音,希望在座的各位媒体朋友能够更准确地传播”。

两个“准确”其意义不言自明,不知道是因为口音的原因,还是出于强调的考虑,刘士余在回答问题时语速并不快,而是尽量放慢语速,抑扬顿挫。

自嘲过后,这位很有学者气的新任证监会主席表示:

“接下来我会轻松地、高兴地回答大家的问题,谢谢”。

千呼万唤始出来

这不是刘士余在今年两会上的第一次现身。

3月5日下午,刘士余出现在湖南团全团审议的现场。政知圈了解到,无论湖南团的代表怎么说股票、证券市场之类的话题,刘士余始终未做出回应。临近会议结束,不少现场记者已经候场准备围堵刘士余,就连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也忍不住说“想听刘主席谈谈”,但是刘士余仍然是金口难开。会议结束后,在记者们的疯狂围堵下,刘士余表示加强监管是证监会的应有之义,将尽己所能,忠于法律,保护股民合法权益,并表示对中国证券市场有信心。对于其他问题,他表示感谢,只是说“3月12日发布会见”。

架不住记者们的猛烈攻势,刘士余匆匆上了一辆黑色轿车,进去以后才发现自己上错了车,然而他将错就错,让车开至门口,随后换至自己的车上。

3月9日,刘士余又现身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团,那天的刘士余显得比4天前要放松不少,他主动说当天是两地交易日,他不能讲股市话题。有代表建议可以说恭祝香港的话,刘士余笑言:“沪深股市都发财,你放心,还有港股,这是姐妹花”。当然,那个已被澄清的传说也是从这里传出。

三天后的3月12日,超级星期六,同时也是非交易日,到了刘士余可以说话的日子。“三会”联合举行的发布会定于下午4时15分开始,前一场发布会主角是国资委,场内已座无虚席,甚至有记者坐在地上。到了第二场发布会的时候,政知圈费了好大工夫才终于找到一席之地可以近距离观察刘士余。彼时,发言席前已经竖起了长枪短炮,等待主角们的现身,这在全国人大新闻发布会中是少有的景象。

除刘士余外,另两位主角也都被股民们熟知。尚福林曾经担任证监会主席,而项俊波曾是传言中肖钢的继任者。

“人这么多啊,你看摄影都在前面等着……”现场的证监会工作人员发出这样的感叹,也有银监会的工作人员互相开玩笑说:“你说股市涨还是跌?”“问刘主席啊,哈哈……”

4点15分,刘士余准时入场,向大家拱手作揖,又在摄影师和记者们的要求下与另外两位领导一起挥手致意,随后开始了他履新后的第一次记者会。

开场白中他表示,“我一直奉行少说多做的理念,但资本市场是要求公正、公开、透明的,所以作为证监会主席,该说还得说”。

上任22天对热点问题认真研究

虽然刘士余说要“轻松地、高兴地回答问题”,但他“遭遇”的三个问题却并不轻松。

一上来就是央视著名主持人董倩关于注册制改革的提问。刘士余边听边记,翻译结束后,他清了清嗓子,向记者表示感谢,然后开始作答。政知圈注意到,这是他每次回答问题前的都会有的一系列动作。

他说到证监会任职后发现媒体大部分是在讨论注册制改革这个问题,“我做了一些功课,特地花了一点时间来研究。”到任后进行研究了解,这是刘士余在回答每个问题时都会说到的。

在谈到规定条文时,他还特地读出“逗号”,引起一阵笑声。他说强调逗号是为了表现出内容之间是递进关系,而不是孤立的。这种念标点的表述方法政知圈还真是很少听到,这也体现出他的严谨。

新华社提问后,刘士余首先表示“这个问题很重,因为你说去年投资者损失惨重。证监会主席一听投资者损失惨重这件事,就感觉到担子很重。”不要小看这句话中的四个重字,这体现出一种责任感。随后,他表示,去年A股确实经历了一场罕见的异常波动。

政知圈注意到,刘士余一字一顿、着重强调了“异常波动”这四个字,并且表情严肃。

去年夏天的刘士余还是农业银行的董事长,他在发布会上坦言“我也关注,我当时也焦虑”“我对我的股东要有回报,农行是大盘权重股,它一跌影响股指,证监会就得问责我。”

他还动情的表示:“大家都知道我比较长时间从事民生金融工作,深知老百姓挣钱不容易,在市场流动性枯竭、大面积恐慌的情况下,不果断出手还得了?!”他也指出,对于该不该出手,何时出手、谁来出手等问题,“此后的实践证明了大家的意见虽然有分歧,但是越来越趋同”。

在回答问题之余,刘士余还不忘规范用语。他指出,救市这个词不怎么规范。“回答这个问题,到现在我都没用救市这个词,因为政府和学术界一般不用救市这个词,我们叫稳定。”

几乎全程脱稿回答问题

新年第一周,证监会推出“熔断机制”,推出四个交易日后就被暂停。

对于凤凰卫视对此的提问,刘士余表示,当时推出熔断机制,在征求意见范围内的共识度还是比较高的。但他也直言,“但是这个制度推出以后,客观上造成了助跌的效果,制度运行的结果和推出这项制度的初衷基本背离了,中国证监会立即叫停了这个机制。回头看,同样有教训,各方面都有待进一步深化认识”。他并明确表示,未来几年也不具备推行熔断机制的基本条件。

据政知圈观察,刘士余在回答过程中,除了引用一组数据时外,他基本都是脱稿回答问题。

在回答新华社记者时,由于刘士余回答时间较长,且中间有停顿,主持人误以为已经回答完毕,想要叫其他记者提问,没想到与此同时,刘士余再度开口。于是,主持人和刘士余都停下,现场传来笑声。随后,刘士余继续作答。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缓解紧张,在其他两位负责人回答问题时,刘士余不时拿起手边的毛巾擦手、擦嘴。政知圈还注意到,首次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刘士余对其他两位负责人的答问听得十分认真,每当听到一些关键的数字,他都会记录在自己的本子上,而对于两位的一些“金句”,他也会不由自主地笑起来。

“刘氏风格”

面对一些沉重的话题,刘士余以他的“刘氏风格”进行了轻松地回答,许多语句还引发全场笑声,这也算是一种“举重若轻。

虽然是理工科出身,刘士余却善用古诗词和比喻,语言表述力、文字功底均不俗。除一开始调侃自己“乡音未改鬓毛衰”外,在谈股市波动时,他说“资本的本能是逐利的,资本市场的灵魂在于竞争,竞争就必然有美丽和残酷两种格局,‘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作为资本市场的参与者,都必须以平常的心态面对这种现实。”

这些古典诗词的使用恰到好处,此外,政知圈还对他的一个比喻印象深刻,“股指下行的势头对当时的金融市场的影响就好比一辆重载的油罐车,不管它拉的是煤油还是柴油,在下坡路上刹车失灵了,轻则车毁人亡,重则引发森林火灾、破坏文物、伤及无辜,这叫多重性风险”。这一比喻生动形象。而对于股市的急涨急跌,刘士余表示,“山有多高,谷有多深,泡沫怎么吹起来的,就会怎么破灭。”

语言风格丰富生动,但言语之间也表现出他对于这些问题的重视态度。

正如他在湖南团被围堵时所说的“保护股民合法权益”,刘士余在回答每个问题时都提到了保护股民的利益:“无论是核准制还是注册制,我们都必须实时秉承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真诚理念。”“离开“三公”(公平、公正、公开)原则就谈不上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谈不上对中小投资者权益的保护。”“当初研究论证实施熔断机制的根本出发点是为了防止股市巨幅波动,更好地保护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当天下午5点40分,一个多小时的发布会宣告结束,记者们立刻冲上前去高喊“刘主 席”,希望他能够再多回应几个问题,却未能实现。最后,有香港记者问道“深港通今年会通么”,他简短回答三个字“肯定通”,随即离开会场。

有工作人员费力的将向前涌的记者隔开,“三会”负责人从容离去,镁光灯刹那间闪个不停。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